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秦时明月 之 少司命受辱
??秦时明月 之 少司命受辱

第一章,被

    千机铜盘被盗跖盗走,少司命连忙追赶,却不料在丛林中遇见胜七,少司命
不得不匆忙迎战,最终身受内伤,撤离战场…

  少司命离开丛林,正打算找一隐秘之地养伤,忽然发现,前方似乎是一个小
城镇,少司命进入小城中,想寻一客栈养伤,正巧发现前方街头不远处有一酒馆。

  「这位客官,请问你是吃饭还是住店?」正在柜檯上算帐的酒店老闆头也不
抬的问到。

  许久也不只见柜檯下麵站着一名蒙着面纱的紫发少女,却是久久站在桌前,
不发一言。

  少女一身紫裙,就连一头秀髮也是纯粹的紫色,脸上蒙着面纱,露出上面水
晶般透明而又清澈的一双秀目,脸上裹着一层薄薄的白纱,依稀可以看见白纱下
面少女的倾城的容貌,秀美的翘鼻,粉红的檀口,微微上翘的下巴都显示着白沙
下面是一张怎样的倾国倾城的俏脸…见下麵有人回话,老闆缓缓抬起头向桌前看
去……「请问姑娘是住店还是吃饭…」店主人问道。但是少司命依旧是什幺也没
说,放下一锭银子后,直接上了楼,留下依旧在柜檯前被少司命的风姿所迷住的
店主…

  走上楼,少司命找到一间没有人的比较偏僻一点的客房,推开门,径直走了
进去,关上门后便开始坐在床上运功养伤…可是她却没发现楼下的店主此时却有
一些鬼鬼祟祟。

  城外的一间破茅屋中。「你确定刚才进你店的是秦国的人?」屋中站立的壮
年男子问道。

  「我确定,她进我店中鬼鬼祟祟,而且还是身受内伤,昨晚有人传出秦国的
少司命与人交战,不知去向,我看就是此人…请问我要不要把她抓过来…或许从
她的口中,我们可以知道更多的有用的东西,这样可是大大有利于我们的反秦大
业…」现在男子旁边的中年人一脸谨慎的答道,仔细一看,此人正是刚才的酒馆
店主。

  「此人武艺高强,硬来的话我们没有胜算,我这里正好有一支迷魂香,你可
以称她晚上休息时,点燃后丢入她的房间,此药可以让人昏迷一个时辰…但是万
万要小心,切记不要打草惊蛇…」男子拿出一支木盒,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

  入夜,夜逐渐的深了…大街上人迹渐少,酒馆中的客人们也逐渐的休息了…

  酒馆二楼的客房中,少司命正在床上运着内力,调养着与胜七一战所受的内
伤。手印翻飞,一个个阴阳家的秘法手印在少司命的芊芊玉手中闪现…

  正在少司命气沈丹田,全力运功时,一支点燃着的冒着红色火星的燃香悄然
透过少司命所在的客房,缕缕带着丝丝清香的白烟顺着窗户上的小洞渗进了少司
命的房间……

                     ……………………………

  「将军,这就是摸进我的酒馆的那个阴阳家的人,看她在房中运气的样子,
所用的正是阴阳家的秘法…看来此人就是前几日失蹤的阴阳家少司命…」城外不
知何处一座山洞中,酒馆老闆此时正在一脸恭敬的请示着面前的黑衣男子。此时,
地上正放着一条人形的黑色麻袋,麻袋中正是被酒馆老闆迷倒的少司命,此时少
司命依旧是昏迷不醒,双手被缚…

  黑衣男子走到麻袋前,解开上面的绳子,露出少司命的脸。「看来你说的没
错,此人一头紫发,蒙着面纱,正是阴阳家的护法少司命…你这次立了大功,有
赏,来人…把这个人送到总部,看来这次说不定我们可以获得大量的有用东西
…」确定这次抓到的是如此重要的人,黑衣男子脸上也不禁露出几分喜色…

  「是!」从身后走出几名身着盔甲的士兵,抬起地上的麻袋,缓缓的走出洞
口…

                         ………………………

  「嗯……」不知昏迷了多久,少司命终于渐渐的清醒过来。睁开双眼,入眼
的不是熟悉的客房,而是四周的一片漆黑,少司命心中不禁大惊起来,更令少司
命感到不妙的是她发现自己此时竟然被人给牢牢的绑在了原处,丝毫动弹不得…

  忽然,面前一阵亮光袭来,几乎照的少司命睁不开眼。「哈哈…你醒了,你
是阴阳家的少司命吧…不用疑惑我们为什幺会抓你,我们就是你们秦国一直在寻
找的反秦势力…」不知何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名黑衣男子,站在少司命的面前
对少司命说道。

  听到黑衣男子的话,少司命的心中也不禁感到大为紧张。这时她才发现,自
己此时正身处一间囚室房中,四周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刑具,而自己此时正被绑在
一个十字架上,身体被铁鍊紧紧的缚住,而且身上的穴位好像也被人封住了,身
上的内力已经不见丝毫…

  「我问你,你们阴阳家的总部在哪?…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告诉我,否则
我可是要对你不客气…」看着少司命脸上淡然的表情,黑衣男子的脸上也不禁露
出几分焦急,匆忙催促到。

  「……」但是,似乎从没有开过口的少司命又怎幺会理会他的威胁。少司命
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丝毫没有理会他。

  「哼!小妞的脾气还挺硬,来人…用刑,给我打…」面前的黑衣男子再也遏
制不住心中的愤怒,直接抓起旁边桌子上的皮鞭「啪…」的一声,皮鞭狠狠的抽
在了少司命的纤纤细腰上。少司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愤怒,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人。

  「还敢瞪我?我看你这小妞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吧…来人!给我狠狠的打!」
男子气愤的把手中的皮鞭摔到地上,转身走出了房间。

  黑暗中,走出了两名身着盔甲的士兵,,俯身捡起地上的皮鞭,一步一步的
靠近绑在架子上的少司命。「啪!…」皮鞭挥动,狠狠的抽在了少司命的娇躯上,
受到如此剧痛,少司命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依旧是不发一言,神色淡然的看
着面前的两人。

  「嗯?…小妞脾气还挺硬,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会开口了,老二,给
我打!」

  「是…大哥…」旁边的那个穿着黑衣的士兵应声道。说着,两人扬起手中的
鞭子,一下接着一下狠狠的抽在少司命的娇躯上,可是,被绑的少司命依旧是神
色一片淡然的看着面前两人。

  看着依旧是盛气淩人的少司命,两人心中不禁怒火中烧,手中的力气也渐渐
的加大了…

  半个时辰后。在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两人不断的抽打着少司命,但是少
司命似乎是没有知觉一般,硬是不发一言。

  「大哥,这小妞的嘴真硬,硬是没有说一句话,下面我们怎幺办?不会就这
样算了吧…」黑衣士兵问道。

  「先看看这小妞怎幺样了,万一弄死了我们就不好交差了…」

  听到大哥的吩咐,黑衣士兵放下手中的鞭子,逐渐的靠近绑在架子上的少司
命。此时少司命在两人将近半个时辰的拷打之后,头已无力的垂下,整个人松达
达的被绳子绑在架子上,「大哥,这小妞好像晕过去了,看来我们下手有点重了,
这可怎幺办…」

  「晕了?我看看…」站在身后的灰衣男子走上前,看着架子上的少司命。
「看来是真的晕了…」说着一把扯下少司命脸上的白色面纱,顿时,两人都深吸
了一口气,「好漂亮的女孩儿…」

  身在军营中,多年没沾女人味的两人看到架子上的绝色的少司命,顿时都深
吸了一口气,呼吸也不禁粗重了几分。禁不住少司命的美貌,灰衣男子忍不住将
手伸到少司命的俏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要是这是我的女人,老子真是做鬼也风流…」

  「大哥,醒醒,这可是将军吩咐我们看着的重犯,你可不能乱来…」看着似
乎已经被迷住的灰衣士兵,黑衣士兵提醒道。

  「我知道,这幺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了…」想到将军的吩咐,灰衣男子也
逐渐回过神来。但是脸上依旧是非常的失落,目光依旧是紧紧的盯着被绑的少司
命。

  在忍受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折麽之后,此时少司命已经晕厥过去,无力的瘫软
在架子上,一头秀美的紫发,此时淩乱的搭在双肩上,俏脸越发的苍白,显得更
加的动人,衣衫也在将近半个时辰的抽打之后,有几处被撕破,点点雪白的肌肤
从里面露出,格外的娇媚,细腰紧紧的包裹在紫裙中,紫色短裙下,一双露出的
雪白玉腿肤如凝脂,浑圆而修长,洁白的浑圆大腿下麵是紧紧包裹在紫色长袜里
的紧绷修长的小腿,不带一丝赘肉的小腿在紫色薄袜的包裹下,显得妩媚而又充
满诱惑。在下面就是穿在紫色丝鞋里的雪白玉足,纤纤一握的小脚,紧紧的包裹
在似透非透的紫袜里,充满着格外的妩媚。

  毫无疑问,拥有绝色容颜的少司命对于两人来说有着无尽的诱惑力。

  「大哥,这小妞这幺漂亮,今天又落到咋哥俩的手中,这样的好机会,咋可
不能浪费…」黑衣士兵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

  「可是,将军说不能碰这女人…」灰衣男子脸上有几分犹豫。

  「碰咋当然不碰,但是咋两可以好好的玩玩这女人…比如说,前面……和
…后面…这幺漂亮的女人,咋要是放过了,岂不是浪费…嘿嘿…」黑衣男子目露
淫光的笑道。

  「哦………老二说的是…我怎幺没想到……咋两是可以好好的「玩玩」这女
人……嘿嘿…」灰衣士兵也被激起了兴趣,嘴角轻轻的弯起…

  两人打定了注意,看着少司命的娇躯,目露淫光的一步步靠近架子上的少司
命…

  终于不用有什幺顾忌,两人将少司命身上的绳子缓缓的解开,将昏迷过去的
少司命扶下架子,抱起绝色的美人,轻轻的放到刑室的桌子上。

  「啪……」一盆凉水猛地泼到少司命的脸上,「嗯……」受到刺激的少司命,
缓缓的苏醒过来,感受着身体上所传来的剧痛,少司命也不禁微微呻吟了一下。
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居然被解开了,还躺在桌子上,似乎是感受到了什幺不好的
预感,少司命心里一阵紧张,正欲跳下桌子…

  「老二,快拿绳子,这小姑娘要是跑了就完了…」看到少司命正想逃跑,灰
衣士兵一把按住桌子上的少司命,匆忙喊道。

  「是,大哥…」黑衣男子一把抓起放在角落里的绳子丢给灰衣士兵。按住少
司命,两人合力将少司命的双手紧紧的绑在桌子上。

  「嗯…!!」架子上的少司命感受到两人的恶意,拼命的挣扎到,但是,没
有一丝内力的少司命几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又怎幺拗的过两名大汉
呢…

  「嘿嘿…小美人,这下你可跑不掉了吧…今晚好好的让咋哥俩爽爽…咋就放
了你…嘿嘿…」看到绑在架子上的美人,两人嘿嘿笑道。

  听到这话,少司命的挣扎更加的猛烈了,但是无奈双手被绑,却怎幺也逃离
不了即将到来的噩梦。

  「嘿嘿…」两人目露淫光的看着桌子上苦苦挣扎的美人儿,慢慢的将双手伸
向架子上的少司命,双手抚摸着少司命的俏脸,灰衣男子心里一阵激动,平日里
高高在上的女神,此刻却在自己的双手下被玩弄,心中的欲望确是更加的强烈了。

  抚上少司命的娇躯,感受着少司命那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美妙身材,灰衣
男子的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双手逐渐的向下,渐渐攀上了少司命的酥胸,感
受着少女充满青春诱惑的翘乳,灰衣男子隔着紫衣轻轻的玩弄着少司命乳房。摸
到了上面的凸起,灰衣男子更是一阵激动,按住少司命的乳尖,轻轻的双指捏住,
轻轻的揉撚着,亵渎着少司命纯洁的身体。

  而此时站在桌子下面的黑衣男子正在为少司命的一双纤纤玉腿所癡迷,紫裙
下露出的一截洁白如玉的美腿,为少司命添了无数的诱惑,黑衣男子双手抚上少
司命的大腿,抚摸着上面雪白如凝脂的肌肤,轻轻的抚摸着,双手缓缓的下移,
隔着紫色的蕾丝长袜,轻轻的抚摸着少司命的紧绷的小腿,原本就不带一丝赘肉
的小腿,在紫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的动人,美丽。黑衣男子将嘴唇轻轻覆
到少司命的美腿上隔着袜子,亲吻着少司命的小腿,轻轻的在上面啃食着,舔着
上面的雪白的肌肤和紫色的丝袜,亵渎着少司命的美腿,双手脱下少司命脚上的
丝鞋,黑衣男子将少司命的丝袜美脚轻轻的覆到脸上,嗅着上面属于少司命的独
特的气味,舌尖轻轻的滑过少司命的足底,舔舐着少司命的粉嫩的玉足,将少司
命的脚尖含在嘴里,少司命的粉嫩的脚趾被灰衣男子含在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舌尖滑过少司命的趾间,舔弄着少司命的脚上的香汗,将脚趾含在嘴里,轻轻的
啃食着,舔舐着少司命的足尖,脚底,足跟,脚背。尽情的玩弄着少司命的美腿
玉足…亲吻着少司命的玉足,双手慢慢的上移,顺着少司命光滑美丽的小腿,慢
慢的攀上了少司命的雪白的大腿,少司命的大腿光滑而细腻,雪一般洁白的玉腿
修长而美丽,再配上少司命的高挑的身材,充满了妩媚和清纯,显得更加的充满
诱惑。双手顺着大腿慢慢的攀入少司命的紫色短裙的裙底,大腿根部的皮肤更加
的光滑,双手抚上,美妙的触感几乎让他要沈醉了,抓住美腿上的裙边,缓缓的
上提,寸寸春光随着短裙的上移慢慢的倾泻,雪白的玉肤,浑圆紧绷的大腿…最
充满诱惑力的是双腿交接处的雪白底裤下的无人涉足的少女私处…

  感受着身体上所受的屈辱,一滴又一滴的眼泪顺着少司命的眼角慢慢的滑落
到桌子上,脸上此时充满了绝望和屈辱,无奈的看着屋顶,少司命原本不停挣扎
的双腿此时也停止了动作,沾满了男人骯髒的唾液的双腿此时正张开放在桌子上,
刚才的挣扎早已使身受重伤的少司命耗尽了力气,此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躺在桌
子上被两名粗蛮的男人羞辱,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也被一步步的玷汙,绝望,无
奈和屈辱充满了少司命的心头…

  黑衣男子慢慢翻起少司命大腿上的短裙,双目随着裙摆的上移而逐渐变得赤
红,紫色的短裙被逐渐的翻起,露出隐藏在下麵雪白浑圆的大腿和包裹在裙下的
白色底裤,雪一样的白色底裤,如同少女的身体一样,洁白而纯洁,但是,在面
前的如狼似虎的男人的紧紧注视下,少司命的一双秀目也不自觉的闭的更紧了,
双手死死的抓住桌子的边沿,抵御着双目中即将要流出的泪水…

  大手轻轻的覆在少司命的私处,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着少司命的少女的隐秘
的芳草地。少司命感受到了身下所受的屈辱,娇躯不停的颤抖,终于忍不住的轻
轻的抽泣,但是,这幅梨花带雨的少女图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最好的催情剂,
更加点燃了两名男人心中的欲望…身下的黑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少司命的异样,
嘿嘿一笑,手下的力度却是更加的温柔,轻轻的撚住少司命的花核,夹在指间轻
轻的揉撚,刺激着少女敏感的身体,手指缓缓的向下,隔着内裤轻轻的翻起少司
命的阴唇,将上面的那两片薄薄的阴唇轻轻的翻起,双指在少女的花缝处轻轻的
划动,引得少司命的娇躯不停的颤抖,檀口微张,双脸俏红,大口大口的呼气,
娇喘微微的少司命紫发随意的搭在桌子上,此时显得格外的动人与魅惑…

  看到身下的绝色少女在自己的抚弄下如此的动人,黑衣男子放下手中的少司
命,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少司命的脚边,正在少司命迷惑于他的下一步动作,
黑衣男子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露出充满力量的大块的肌肉还有内裤下早已
高高昂起头的阳根,褪下内裤,下体的巨龙足有超过半尺长,狰狞的向上翘起,
紫黑色的巨龙在少司命的诱惑下早已是青筋暴起,向外翻出的龟头如一个鸡蛋一
般大,少司命看到脚边的男人居然脱下了衣服,还露出那幺羞人的东西,内心几
乎充满了恐惧和绝望,难道自己十几年的贞操真的要被这个男人玷汙吗,自己冰
清玉洁的身体就要沦落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吗,想着恐惧逐渐占满了少司命的心头,
少司命不断的挣扎着,似乎是想要摆脱这即将到达的噩梦,玉腿不断的蹬着,似
乎是想要把自己脚边的那个男人踢走。

  黑衣男子走上前,一把抓住少司命正在不停挣扎的玉腿「小美人,我又不是
要睡你,这幺紧张干吗?就是要借你的小脚给大爷我爽爽…」说着嘿嘿一笑,双
手抓住少司命的玉脚微微的张开,将自己的巨龙放到少司命的脚间,然后双手抓
住少司命的小脚,紧紧的夹住自己的阴茎,缓缓的摩擦,竞是让少司命为自己足
交,在少司命脚上紫色薄丝的美妙触感下,男子感到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畅
快,双手紧紧的握住少司命包裹在丝袜的雪白玉足,紧紧的夹住胯下的巨龙,男
的阴茎在少司命的玉足间不停的抽插,一丝丝白色的诞液开始在龟头的小缝处缓
缓的渗出,沾到紫色的丝袜上显得更加的滛靡…

  紧紧的握住少司命的丝袜玉足,大力的在玉足下抽插,黝黑的巨龙不停与少
司命的足间吞吐,少司命原本冰清玉洁的少女身体此刻在男人的亵渎下正在微微
的颤抖,抵御看身体上所带来的屈辱,胸前和脚下的羞耻感觉让少司命感觉到无
尽的绝望,此刻,少司命的美丽高耸的胸部同样被另一名男人亵渎玷汙着,胸前
的灰衣男子双手伸到少司命的脖颈上轻轻的抚摸,顺着少司命的领口,缓缓滑进
了少司命的衣服内,双手伸进衣内,覆在少司命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少司命
胸前的玉兔,少司命的胸前的肌肤光滑无比,凝脂般的肌肤不停地刺激着男人的
大脑,再加上少司命的完美的胸形,着妙的身材,和倾城的姿色,男人再也按捺
不住心中的冲动,双手抽出,微微颤抖着伸到少司命的纤腰上,慢慢地解开少司
命腰上的花扣,轻轻的摘下少司命的腰带,露出里面少司命的纤纤细腰和雪白的
肌肤,还有少司命肚子上那颗小巧的粉红色肚脐,双手缓缓的向上,一粒粒地解
开少司命上衣的扣子,紫色的上衣缓缓滑落,露出少司命覆在酥胸上的雪白肚兜,
少女的胶乳在雪白肚兜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的挺翘而充满诱惑,感到自己身体暴露
在男人的目光下,少司命感到无尽的羞耻,从没有男人涉足的少女胶乳此刻却被
两名陌生的男人看个精光,一滴又一滴屈辱的泪水不停的从少司命的眼角滑落…

  一把揪开少女身上的紫衣,灰衣男子的双月赤红,双手一把抓住少司命胸前
的翘乳,死命的开始亵渎少女神圣而又清纯的身体,大手抓住少司命胸前的玉兔,
将少司命的翘乳揉捏成各种淫靡的形状,拇指按在少司命的乳房上的粉红色的蓓
蕾上,轻轻的逗弄着少司命的乳头,引得少司命死死的咬住嘴唇,娇躯不停的颤
抖,双目紧闭,内心充满了绝望…

  此时,脚边的黑衣男子正在用少司命的一双秀美丝脚为自己足交,在少司命
的美丽玉足的诱惑下,男大口大口的呼气,享受看跨下所传来的剧烈的快感,大
手紧紧的握住少司命的小脚,巨龙在双足间快速的抽插,不一会儿,男子便在少
司命的诱惑下感到头皮阵阵地发麻,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断从跨下传来,夹在少
司命双脚间的巨龙也变得更加粗壮,一根根血红色的青筋不断地从阴茎上暴起,
男子知道这是快要射精的前兆,便更加加快了跨下抽插的速度。死死的捏住少司
命的玉足,阵阵酥麻不断的从大脑上袭来,男子把抬起少司命的一只玉足,叨在
口里,牙齿紧紧的咬住少司命的玉足,另一只手疯狂的撸动着跨下的阴茎,忽然,
大股大股的精液从龟头处射出,几平射出了将尽数尺远,顿时少司命的玉足上,
丝袜小腿上,雪白的大腿上都沾满了白色的浆体………黑衣男子呼了一口气,整
个人在射精之后几乎力气全无,无力的靠在桌子上,嘴中叨住的少司命的玉足也
滑落到桌子上,紫色的丝袜上渗出了几丝血丝,原来是在巨大的射精快感下不自
觉的死死地咬住了少司命的玉足,竟然将少司命的玉足咬出了血……

  少司命的双手依旧被绑在桌子上,紫发淩乱的数落在桌子上,上面的衣服己
经被全部脱去,只留下一件雪白的肚兜胡乱的挂在胸前,紫裙已经被翻起卷在腰
间,下体阴处的白色底裤沾满了男人刚刚嘴唇舔舐过的唾液…玉腿无力的搭在桌
子上,身上唯一完好的就剩下脚上的那一双紫色的长袜了,双腿上沾满了白色的
浆状物,浑身到处都充斥着男人亵渎的痕迹,少司命紧闭双眸,绝望的躺在桌子
上,玉齿紧紧的咬住下唇,轻轻的扣泣着…

  看到黑衣男子此时的样子,灰衣男子哈哈的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这幺快就射
了,那我就要好好的享受享受了………小美人,我可要来真的了……嘿嘿…」听
到男子的话,少司命的脸上的恐惧更重了,玉腿不断的向上缩,逃避着黑衣男子,
可是被绑在桌子上的少司命又能逃到哪去呢?

  灰衣男子哈哈一笑,一把抓住少司命的脚,使劲的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拉,少
司命便无奈的移向了灰衣男子,少司命看着身旁的灰衣男子,双目充满了泪水,
使劲的对着他摇头,似乎是在祈求他能放过自己,但是,此时一身欲火的男人又
怎幺会理会她呢?

  看着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绝色少女,灰衣男子心中的欲望不禁更加强了
…双手抓住少司命的脚,使劲的拉向自己…

  虽然少司命不停的挣扎,但是此时在这名大汉面前,少司命的挣扎无异于徒
劳,不一会儿,少司命便又被拉到了灰衣男子的旁边,男子抓住少司命的双腿,
轻轻用力,缓缓的扳开了少司命的双腿,露出少司命的裙底,「小妞的小嫩逼还
没有人碰过吧,放心,有将军的命令,我们也不敢艸你,就是咋哥俩今天想玩玩
你,看来就只得麻烦你的后面了…来…让我看看小美女的菊花让人碰过没有…」

  听到这话,少司命的双脸吓得煞白。双腿剧烈的挣扎,反抗着男子的侵犯,
可是灰衣男子不费吹灰之力便强行将少司命扭了过来,使她趴在桌子上,灰衣男
子按住趴在桌子上的少司命,伸出一只手顺着少司命的小脚,小腿,大腿缓缓抚
上了少司命的翘臀上,即使是隔着内裤,依旧能感觉到少司命的屁股的挺翘,双
手缓缓的抚摸着少司命的美臀,灰衣男子轻轻的将双手顺着底裤滑进了少司命的
臀沟,在少司命的臀沟处轻轻的滑动着,刺激着少司命的菊花…

  忽然,灰衣男子双手抓住内裤,缓缓的褪下,一丝丝雪白如凝脂的肌肤慢慢
的露出,少司命感觉到了臀部的异样,顿时,浑身像触电一般,使劲的挣扎起来…

  看到少女的挣扎,灰衣男子啪的一声,使劲的抽打在少司命的玉臀上,顿时,
少司命的臀部多了五个鲜红的指印,「小妞,你要是再敢乱动的话,我可就要把
你的屁股打烂了……嘿嘿…放心,大哥我爽一下就放过你…嘿嘿…」说着,灰衣
男子将少司命按的更加紧了…

  一手按住少司命的雪白的脊背,另一手按在少司命的香臀上轻轻的抚摸,少
司命的翘臀紧绷而又光滑,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上面雪白的肌肤同样能给男人带
来无尽的诱惑,看着面前少女赤裸的翘臀,灰衣男子也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忍不
住的伸出双手在少司命的屁股上轻轻的抚摸,双指轻轻的滑过两片臀瓣间的充满
着无尽诱惑力的臀沟,轻轻的滑过少女的娇嫩的菊花,挑逗着少女敏感而又羞耻
的身体,引得少司命的娇躯在这种屈辱下不停的颤抖不停的挣扎,看着身下少女
的反映,灰衣男子的心中更是增添了几分火热,一手按住身下的绝色少女,一手
胡乱的扯着身上的衣物,不一会儿,男子便是一身赤裸的出现在少司命的身上
…男子的胯下的巨龙在少司命的刺激下,早已高高昂首,直指着面前的少司命…

  灰衣男子一手按住少司命,一手撸住胯下青筋暴起的巨龙,一把抓住肉棒,
将龟头放到少司命的臀沟里,在少司命的菊花上轻轻的滑动,时不时的顶一下,
刺激着少司命的敏感的身体,少司命似乎感觉到了什幺,忽然开始不要命一般使
劲的挣扎起来,但是在男子和绳子的控制下她却是丝毫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的
看着自己贞洁的身体被自己身旁的男人亵玩甚至……强姦…

  看着身下不停挣扎的少女,灰衣男子嘿嘿一笑,轻轻的抬起少司命的翘臀,
强迫少女屁股向后,像狗一样跪趴在桌子上,翘起屁股等着身后男人的「临幸」…

  灰衣男子抓住胯下的阴茎,慢慢的伸进少司命的臀沟,轻轻的按在少女的娇
嫩的菊花上,轻轻尝试着往里面按,「真紧啊……」感受着少司命的菊花的紧致,
男子不禁呻吟道,抓住胯下的阴茎,一手扶住少司命的翘臀,一手引导者阴茎靠
近少司命的菊花,灰衣男子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欲火了,双手扶住少司命的两片
臀瓣,使劲往两边扳开,胯下巨龙高高的昂起,抵在少司命的菊花上,男子用力
抓住少司命的翘臀,身体微微后退,调準了一次龟头,忽然,男子用尽全身的力
气使劲的向前一顶!

  「啊………!!!!」少司命发出了她人生中第一句话,忍不住大声的惨叫
了出来…

  男子的阴茎几乎有一半在刚才的强行插入中插进了少司命的粉嫩菊花里,粗
壮的阴茎被小小的菊花紧紧的包住,滴滴血丝顺着少司命的翘臀不停的往下滴落,
确是少司命的娇嫩菊花在男子的阴茎下被撑破了,身下的剧痛不停的刺激着少司
命,更令少司命伤心的是自己的贞操于贞洁在这一刻也不复存在…

  看着少女的菊花是如此的诱人,男子死死的抓住少司命的翘臀,开始继续往
里面继续深入,阴茎寸寸的深入少司命的娇嫩菊花,一滴滴血丝也顺着少司命的
翘臀渗到桌子上,「啊…好紧…好爽…」男子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身下的力度也
逐渐的加大了,巨龙寸寸深入,缓缓的伸进少司命的直肠,终于,男子的阴茎几
乎全部深入了少司命的菊花里,男子闭着眼睛开始在少司命的粉菊里缓缓的插动
着…在带给男人无尽的快感的同时,也给少司命带来了无尽的屈辱和痛苦…

  阴茎缓缓的在少司命的身体里抽插,留下一滴滴鲜红的血迹,男子心中的欲
望更重了,胯下的巨龙也加粗了几分,粗壮的阴茎在少司命的菊花里进进出出,
菊花的褶皱也被男子的阴茎撑的几乎要涨裂…扶住少司命的美臀,男子抽插的力
度不停的加大…将少司命肛门口里的粉红嫩肉不停的带出来又捲进去…场面无比
的淫靡…

  小黑屋里,桌子上的一男一女,此刻正享受着无尽的乐趣和无尽的屈辱和痛
苦,男子抓住少女的屁股,大力的抽插着阴茎,亵渎着少女的菊花,一头紫发的
绝色少女,紫发飘扬,上身衣衫半解,雪白的肚兜只剩一根丝带绑在脖子上,松
松的挂在胸前,雪白的翘乳露在空气中,伴随着身体的晃动轻轻摇晃,双手被缚
在桌子上,少女绝望而又无奈的被身后的男人玷汙着,却丝毫也无法反抗,双眼
沾满泪水,抵御着身体上所传来的阵阵屈辱的感觉,…

  男子不断的加大着抽插的力度,阴茎快速的在少女的菊花里肆虐,狠狠的抽
插着少女的肛门…一丝丝快感也不停的彙聚到男子的大脑,下体上不停的传来阵
阵酥麻的快感,男子知道这是要射了,便更加快速的抽插着少女的菊花…

  少司命菊花里的阴茎逐渐的变得更加的粗壮,上面的青筋也逐渐的暴起,阴
茎开始了轻轻的跳动,男子感到一阵剧烈的酥麻直袭大脑…

  抓住少司命的美臀,男子一阵剧烈的抽插,忽然男子停止了动作,死死的抓
住少司命的身体,下体完全伸进了少女的娇嫩菊花,死死的抵住少女,「啊…
…」男子一声满足的长叫,大股大股乳白色的精液直接射到了少司命的直肠里
…阴茎不停的跳动,大股大股的精液从龟头里剧烈的喷出…几乎灌满了少司命的
直肠…少司命也感觉到了体内男子的射精,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烫的少司命死死的
咬住嘴唇,抵抗着身体上所传来的剧痛…

  终于射完了,男子无力的放开手中的少女,向后倒去,倒在桌子上大口的呼
气,回味着刚才销魂的快感…少司命也瘫软在桌子上,一缕白色的精液缓缓从少
女肿胀的肛门处流出…和少女大腿旁边桌子上的鲜血混合在一起…

  少司命无力而绝望的闭上双眼…一滴泪水,从少女的眼角无力的滑落到桌子
上……